“霉国,你可把我们害惨了!”

2019-04-23

近日,地处北非的利比亚国内局势迅速恶化。控制利比亚东部的“国民军”4月4日起对首都的黎波里发起军事行动,与控制该城市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队发生交战,截至15日,武装冲突仍在加剧,已造成至少147人丧生、614人受伤,1.35万人被迫从交战区域撤离,局势有升级为全面内战的风险。

民主一时痛,一直民主一直痛。

这是2019年,距离卡扎菲被虐杀已经过去八年了,利比亚仍然没有走出“民主的阵痛期”。这个公知们口中“必要的恶”,再次把利比亚拉到了战乱边缘。

八年前,突尼斯爆发了一场革命,这场被西方视为“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开始的政治运动,席卷了整个大中东地区。它带来的变化,大致可以归纳为三种:

第一种是突尼斯。变革之后,政治过渡相对稳定。但与此同时,经济并没有得到更强劲发展,又产生了年青人大量失业等新的问题。

第二种埃及。发生了两次街头革命,第一次没给人民带来期待的结果,第二次革命后,直接由军人出面执政,很快恢复国内秩序,形成政治和社会稳定,推动埃及重新走上发展的道路。

第三种就是利比亚类型。送走了独裁者的利比亚人民,没能迎来理想中的“普世价值”。更打脸的是,如今利比亚非但没有走上美国模式,反而开始走向埃及模式。继卡大佐之后,又出现了新的强人——哈夫塔尔。

▲ 哈夫塔尔

这名卡扎菲曾经的爱将,因为在乍得战争中被抛弃,选择了流亡美国。2011年回国成为一支叛军势力领导人,发起“倒卡”行动,在与CIA的配合之下,成功推翻了卡政权,成为了美国的“可靠的朋友”。

这一次,他率领麾下的利比亚“国民军”,以“救国护民”、“肃清恐怖分子”为名,讨伐“民族团结政府”。他包围首都的黎波里,派空军进行轰炸,俨然一副准备“清君侧”的逼宫架势。

另一边,联合国和欧盟支持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指控哈夫塔尔意图夺权,效忠政府的部队已出动抵御。的黎波里居民开始储存粮食和燃料,以防国民军围城。双方大战一触即发,利比亚濒临“第三次内战”爆发。

遇此情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美军,反而拍拍屁股走人了。没办法,两边都是西方的狗,打谁也不合适,还是等你们自己打完了,我再来收尸吧。

正所谓,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

当年西方故意接近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谁都知道,他是最可能“承继大统”的人,对老卡的决策有一定的影响力。中情局想尽办法获得他的好感和信任,逐渐渗透这个离“权利核心”最近的人。

▲ 赛义夫

于是在“坑爹之王”主导下,利比亚与西方国家逐渐走上了“亲善友好的康庄大道”。他多次抨击中国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私下里跟民进党暗通款曲,把能得罪的人都得罪了。结果四面楚歌,父子俩差点一起送命。现在这货又冒出来了,准备参选利比亚总统,再祸害这个国家一次。

老实讲,这八年,利比亚什么”民主“套路没有玩过?宪政路线,全国一人一票大选,代议制,内阁制,分权制……” 民主剧本里有的全上演过。

其实这样的结局,在卡扎菲被推翻时就该想到。

这个国家本就是建立在西方殖民地上的产物,它曾是奥斯曼帝国时期的3个行省,国内的许多族群与部落之间本来不存在联系。政治上四分五裂,军事上群雄割据,长期遗留的部族主义、地方主义痼疾阴魂不散,许多利比亚民众仍沉湎于宗教的原教旨主义,社会发展处于不成熟阶段,“一人一票”很容易沦落为“一枪一票”。

卡扎菲时代,他通过经济建设、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来增强自身的合法性。

利比亚是非洲石油探明储量最多的国家,当时日产石油150万桶,该国油田又以开采“低成本”而著称,在某些地方,开采成本甚至低于每桶1美元。利比亚在地理上接近欧洲,85%石油都出口到欧洲。其国家收入的95%来自于石油。

因为石油收入,利比亚政府得以支撑庞大的公务员体系和为国民提供基本生活能源物资。根据利比亚的法律,银行属于国有,公民可获得无息贷款;部分利比亚石油收入直接划入每个利比亚公民的银行账户;生活用电免费,公民享有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

如果国内教育或医疗条件不能满足需要,政府会资助公民出国留学或接受治疗,每个月发放2300美元住宿和交通补贴;国家粮食、食糖、茶叶等生活必需品实行价格补贴;利比亚公民购买汽车,政府会提供相当于车价50%的补贴;在就业问题上,如果大学毕业生暂时没找到工作,政府会支付其相当于平均工资水平的补贴,直到找到工作为止。

当年,利比亚服务行业、工程项目的务工人员基本是外国劳工,城市家庭大多有外国女佣,利比亚本国公民不从事这些行业,虽然比不了沙特那种土豪国家,但是人民的日子也算过得有滋有味。

能带着大家赚钱,就什么都好办,卡扎菲凭借自己的权威,部落联姻以及对国家机器的掌控,来平衡各派势力,维系脆弱的民族凝聚力。

卡扎菲死后,利比亚“四个政府”并存,“两个国会”对峙,经济增长率一度达到-13.6%,原本由政府掌控的石油生产、销售体系崩溃。各路军阀混战,大量的机枪、步枪、手榴弹,乃至火箭筒、炸药流入军火黑市,极端主义不断滋生。

人口只有600多万的利比亚,有200多万人急需人道主义援助,120万人濒临食物短缺,50多万人流离失所,百姓朝不保夕,一船一船涌向欧洲的难民葬身鱼腹。有的地方,女人可以公开贩卖,与奴隶无异……

利比亚过渡政府曾天真的用“数码设备换枪”的方式来收缴武器,但有了枪,老子直接抢就可以了,谁要跟你换?

除了武装冲突,绑架、勒索、暗杀不断,光是2017年,就造成 433 人死亡。无论普通民众,还是政府官员,人身安全都很难得到保障。

一个曾经富庶的国家,就这样活活被变成了人间地狱。连利比亚人自己都说,“本以为推翻卡扎菲就能变成沙特,谁知变成了索马里?”

于是所有的暴力、恐怖袭击、难民,给这个依赖资源出口的国家,带来了巨大灾难,尤其在石油出口方面。

到2016年内战正酣之际,原油基础设施和港口遭到破坏。利比亚的石油产量仅为卡扎菲时期的1/4都不到。恐怖组织和地方武装,私自控制产油区,任意倒卖国有资产。利比亚的人均名义GDP降至2000多美元,同样为卡扎菲时代的四分之一。首都的黎波里,每天都会停电六到七个小时,垃圾堆积成山,食品供应也成了大问题。

如果不能建立起新的政治平衡,那么利比亚所面临的,不仅仅是如何重建、如何稳定局势的问题,更严重的,是自己的存在问题。

然而,如此严重的“民主后遗症”,在西方媒体的眼中,反而成了另一番景象。去年盖洛普公司提交给联合国一份各国幸福指数调查报告中,利比亚幸福指数比中国大陆,中国香港都要高。

这样的“强行幸福”,你说可笑不可笑。

所谓西式民主,不过是一种“金权政治”的古老把戏。西方民主理论听上去很美:

人民有选票,那么政客就要讨好人民,所以肯定会在监督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各党派争相制定好的治国政策,竞相吸引选民,选民在中间选择一个最优秀的,其他没选上的负责监督这个执政党,这样国家就能始终处于最优的政党领导之下,也就蒸蒸日上了,对吧?

这一切都是那么合理,逻辑链条无懈可击,但为什么实际执行时经常走样?

问题就在于,政客获取选票并不一定非要“制定并实行好的政策”,有时只要煽动仇恨就能为自己吸引选票。

实际上西方自己玩民主,也是搞得一团糟。无论是英国人疑欧情绪之下的脱欧选择,还是美国社会阶层的分化对立;还有乌克兰的政客整天不务正业,一选举就拉仇恨……这些都说明一点,就是西方的民主体制已经快玩不下去了。

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以反恐为名,对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强行发动战争,用武力强行推广西式民主,又打着民主的旗号鼓动各种“颜色革命”,他们把这套失败的体制复制在别人身上,再去祸害别人,结果自然是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狼藉收场。

然而国内还有一些人看不清形势,把西式民主奉为圭臬,主张全盘西化,认为台湾的模式才是中华民族的未来。我只想说,这些人要么是坏,要么是蠢,要么是又坏又蠢。